SCAC News

SCAC 电视新闻、国际新闻、传播科技新闻

国际新闻

泰国批准《民事伴侣法》 允许“同性结合”

泰国内阁周三批准了《民事伴侣法案》(Civil Partnership Bill),该法案允许同性伴侣进行“同性结合”(same-sex unions),并确保他们具有与异性婚姻几乎相同的权利。 综合报导,政府副发言人拉差达女士表示,内阁会议批准的新版《民事伴侣法》,并同意修订泰国《民事与商事法》中与之相关联的条款,将保障不同性别民众都能获得相同权利。 该《民事伴侣法》相关重要内容包括,将民事伴侣定义为同性配偶,欲申请注册的两人必须年满17岁,两人中至少有一位泰国国籍公民。 此外,寻求注册的未成年人须征得父母、监护人或法院的同意。同性伴侣关系注册后,未成年人将被视为成熟。 上述法案和相关法律的修订将在提交泰国国会表决通过后公布实施。 并非“婚姻” 泰国是一个保守的佛教社会,但宽容的态度闻名,长期以来,该国对同志或跨性别的态度相当开放,并以友善同志的招牌吸引LGBTQ游客。 该法案于2018年提出,但前一届国会未能通过。如果在国会过关,同性伴侣可领养子女并拥有继承权和共有财产权。 而当同性配偶中一人死亡,另一人将获得财产继承权,此与一般异性夫妻相一致,都受到《民事与商事法》保障。 泰国彩虹天空协会主席基蒂南(Kittinan Daramadhaj)表示,《民事伴侣法》从本质上允许同性伴侣结婚,但并没有称其为“婚姻”,在泰国法律上,婚姻指的是男女结合。 他说,该法案如果通过,将“充分减轻人们的痛苦,并支持LGBT社群的人权”。

Read More

神父转让呼吸器 牺牲自己救年轻患者

欧洲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意大利一名染病的天主教神父,一直靠呼吸机维生,但他牺牲自己,将呼吸机送给一名素未谋面的年轻患者。在没有医疗设备的协助下,他最终于周一( 23日)不治身亡,终年72岁。 神父贝拉尔代利(Don Giuseppe Berardelli)居住于伦巴底贝尔加莫省,较早前感染新冠肺炎,其所属教区为他购置呼吸机维生。 但贝拉尔代利放弃使用呼吸机,将之送给一名年轻患者续命,不幸地,贝拉尔代利在没有呼吸机协助下病情恶化,几日后病逝。 意大利医疗系统面临崩溃,北部重灾区伦巴底的医院有大批医护染病,其中一间医院的90名医生之中,已经有25人染疫;如果再将护士或其他员工纳入计算范围,甚至多达五分之一的员工确诊。 医生保卢奇(Romano Paolucci)感慨地指: “我们已经到了极限。”他又指,医院没有足够资源及员工,医护亦开始生病。 新闻来源:诗华日报,20200325

Read More

新冠肺炎与你的教会

写作本文的时候,我们还不晓得新冠肺炎是不是会成为全球流行病或者已经被控制住了。尽管我努力对此保持乐观,但这事情当然要从两面来看。 然而,如果你是教会的领袖,那就需要尽快而非以后再来思考这个问题。顺便说一下,我很感谢教会解答(Church Answers)社区。当我动手撰写本文之时,我们社区中有许多人正就此问题进行很有助益的交流。 虽然我的建议并非包罗万象,但我觉得此时此刻这些内容确实能提供一些可靠的指导。 聚焦于祷告而非恐慌。提醒会众,一切在神掌握。鼓励他们祷告祈求疫情的终止。请他们为受难者及其家人们祷告。鼓励他们在这样的试炼中大胆为福音传播而祷告。培养一个交流沟通计划。举例而言,如果你社区或教会里有人罹患新冠肺炎,要做好回应的准备。你还会进行礼拜,或者要取消吗?如果你不进行礼拜了,那这段时间会持续有多久?人们将如何与你的教会保持连接呢? 1.做好准备,提供线上礼拜服务和圣经学习的内容。 如果你的教会没有在教会网站、脸书或者其他地方提供流媒体礼拜,现在就是启动这项工作的时候了。要确保你可以使用数字服务,甚至哪怕整整一季都不能聚会。 2.大胆鼓励人们使用数字奉献。 如果你不能聚会来传递奉献盘、奉献篮,那你需要有让成员们奉献的模式。无论疫情如何,你都应该准备好。当出席人数少时,这当然有帮助。 3.制定一个帮助教会成员和社区成员的计划。 如果疫情恶化,你所在地区会有人需要帮助、需要基本生活供应。你的教会将如何应对呢? 4.思考一下,当前教会的做法里有哪些可能有害、或者说是会传播新冠肺炎或其他疾病的。 尽管我对此的偏见众所周知,但现在是时候考虑终止传统的“见面并问候”这环节了。在你们的一些教会中,你也许会想到其他的一些改变。我曾经去过一家教会,大家共用一个杯子。绝对不行啊。 对于新冠肺炎疫情,我其实更充满希望而非恐慌。然而,教会没有不做好准备的理由。要为最坏的做准备,为最好的祷告。 本文作者汤姆·雷纳(Dr.Thom

Read More

教宗直播进行祷告

为避免民众聚集圣伯多禄广场,防范新型肺炎扩散,教宗方济各将改以视频直播进行公开祷告。 梵蒂岗表示,方济各改变周日向圣伯多禄广场上信众公开祷告的传统,改在教廷内图书馆进行祷告,视频直播。预料未来多场公开祷告亦改以这种方式进行。另外,梵蒂岗亦避免安排教宗进行近距离的祝福。 83岁的方济各早前曾出现感冒征状,梵蒂岗近期又有确诊新型肺炎个案。一般相信,这项安排亦是要避免教宗受感染。 新闻来源:诗华日报,20200309

Read More

韩异端教会入侵马·基督少年被洗脑入会

(吉隆坡27日讯)韩国异端宗教团体————“韩国上帝的教会”入侵大马,原本来自正统教会(卫理公会)的基督徒少年,短短一个月内被洗脑加入该教会,令父母忧心不已。 不愿具名的许姓父亲向星洲日报投诉,他的17岁儿子两个月前从东马到西马的双威大学深造,在假日(4月29日)独自逛商场时被“上帝的教会”的传播者盯上,连日不断发短信邀请少年到教会“洗脑”。 “他们告诉我儿子,以前在卫理公会的教导都是假的,圣经也是假的。‘上帝的教会’的创办人安商洪(韩国人,已故)才是真正的上帝。” 要求每天上教会 “我觉得不对劲,我也怀疑为什么有教会会要别人每一天都去教会?於是上网搜寻关於‘上帝的教会’,发现所有评论都是负面的。” 5月13日,许爸爸亲自飞到西马去了一趟这间位於雪州八打灵再也19区的“教会”,发现与网络上形容的一模一样,因此劝孩子离教。 “虽然我们劝他离教,但是从他的语气听得出,他其实深信不疑。” “我跟这个‘教会’的负责人辩论,要求他们提供任何认同他们的宗教界评论,而他们只给了我他们自己的官网网址。” 许爸爸希望藉由媒体的力量,提醒年轻人不要轻易被洗脑,错信不正统的旁门左道。 未注册宗教组织 他也说,这样的组织在马来西亚根本就是没有注册的宗教组织,因此他们公开传教已经违法。 他说,这些来自韩国的所谓“牧师”、“传教士”应该都是持旅游准证来马的,却在这边传教,这都是违法行为。” 要求拉人入教 “令人觉得害怕的是,他们开始要求我的儿子,拉他的同学(室友)入教,我担心越来越多人被骗,因为我儿子才去三、四次後就成功被洗脑,他们的方式很可怕。” 许爸爸也向记者展示儿子手机中与该组织成员的短信对话记录,他们在对话中称安商洪为“Christ

Read More

非洲蝗灾爆发虫虫危机 从信仰省思灾难的提醒

【记者何毓芬采访报导】近来非洲爆发严重蝗灾,数以千亿只的沙漠飞蝗笼罩非洲东部,把地上的绿色植物及农作物全部吃光,造成东非部分国家出现粮食危机的问题,如何从信仰看待「虫虫危机」对人类造成的影响? 行政院农委会林业试验所研究员赵荣台老师受访表示,蝗灾在非洲一直是长久以来须面对的问题,每相隔几十年就会有一次「大爆发」。非洲地区的沙漠飞蝗属于迁移性的物种,主要迁徙范围包括:北非、西非、东非及阿拉伯半岛地区,牠们有固定的迁徙路径,有些时候路径会随气流风向往外扩大一些,但不至于会跨越其他洲或飞到中国境内去。此外,过去东南亚地区也曾爆发蝗灾,大多为亚洲飞蝗和东亚飞蝗,其迁徙路径及造成的危害,未来仍需更多研究。 人类要有智慧善待自然环境 赵荣台提到,非洲的沙漠飞蝗会顺着风向或气流而行,聚集在云雨交会区,寻找土质较松软的地方产卵来延续后代。有些国家会先预测蝗虫大量繁延的时间,在群聚量还未扩大之前,就先喷药防范,抑制蝗虫繁延速度,降低大爆发的可能性。曾有专家学者认为,气候变迁或全球暖化有可能是造成蝗灾大爆发的原因之一,或许还有其他外在或人为因素,需要更多研究与验证。 「蝗灾不只是非洲的事,生存在地球上的人类都需要关心!」赵老师提到,许多天然灾害来自于天灾或人祸,除了防范不可预测的天灾之外,人类也要有智慧运用经营管理策略,去善待我们所生存的大自然环境,学习与各样物种和平共处,避免因人祸造成的灾害。他认为,灭绝蝗虫、蝻子并非解决蝗灾的唯一方法,当我们对蝗虫的生态与迁移有更多认识和了解,才能设法将灾害降到最低。 「我们不只要爱上帝,更要爱上帝所造的一切!」赵荣台也指出,圣经中有好几处曾经提到「蝗灾」,藉着这些灾难危害,让我们重新省思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以行动回应关爱受造世界的使命。 文章来源:基督教论坛报 https://www.ct.org.tw/1357754#ixzz6FW1YPEam

Read More

星港两地有牧者确诊武汉肺炎 教会加强防疫

新加坡大型堂会神召会恩典堂(Grace Assembly of God)主任牧师赵克文(Wilson Teo)确诊武汉肺炎。香港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禧恩堂宣教师亦于2月10日确诊感染新型肺炎,为香港首位武汉肺炎确诊牧者。 新加坡牧者确诊 诗篇勉励教友 新加坡卫生部2月12日及13日发出公布,确诊7名人士与神召会恩典堂有关,其中包括该堂堂主任赵克文牧师。 赵克文于13日在神召会恩典堂网站贴文通告会众自己确诊,透过新冠病毒-19的测试中呈阳性反应,从2月11日至今在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治疗,现时身体状况良好,期待完全康复后分享克服病毒的经历。卫生局发出通知,从2月14日至25日关闭恩典堂、东陵及恩典堂、武吉巴督的教会场所。 赵克文在公告中以诗篇121篇鼓励会友,向山举目倚靠耶和华,因帮助从祂而来,并且指出在基督里我们是得胜者,不会被病毒击败。 该堂有教友向媒体表示,赵克文牧师为人亲切,聚会后多与弟兄姊妹鞠躬和握手,确诊前未见牧师有异样,赵在聚会后亦与20多人握手和倾谈,该名教友指,牧师确诊后部分教友在家中自我隔离。 新加坡另一位牧者亦确诊 早前新加坡基督生命堂主任牧师朱志山亦证实感染新冠病毒。得悉赵克文确诊,在其直播频道以诗篇34篇19节「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救他脱离这一切」勉励信徒,苦难中仍要为主发光作盐。 香港宣教师确诊 协进会促不适者求医

Read More

鲁宾:7岁当儿童兵15岁当传道

12月20,2019 鲁宾开始接受游击队训练时才7岁。他在哥伦比亚农村的赤贫中长大。不正常的家庭生活和饱受虐待,导致他寻找出路。 鲁宾说:「去游击队似乎是一种选择。你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这就是为什么很容易被枪支、制服和友情欺骗的原因。直到为时已晚,你才意识到是一场骗局。」 鲁宾10岁时就已经以好斗著称。他被提升为领导职务,成为80多名武装分子的指挥。 计划出错了 鲁宾12岁时被派往邻近的一个村落当间谍。鲁宾伪装成农民,白天工作。晚上他会偷偷摸摸地收集情报。在一个农场里,有一群牧师经常聚在一起敬拜。他们会带着吉他,手鼓,脸上挂着微笑,总是给鲁宾一个拥抱。 鲁宾说:「这些事情让我吃惊。这说明,并非所有人都是坏人,游击队也不总是准确地描绘人。」 鲁宾开始参加牧师们的星期日礼拜。他对神的好奇心开始增加,他决定背诵诗篇41:1:眷顾贫穷的有福了!他遭难的日子,耶和华必搭救他。 当游击队计划绑架该地区其中一名最富有的人的时候,鲁宾愿意帮助。但计划出了严重错误,他们被军队包围,屈膝跪下。军方开始射杀鲁宾的同伴。 「当时我知道他们会杀了我,我排在最后,对发生的一切不太了解,但我知道我要死了。」 在痛苦中,鲁宾回忆起诗篇41:1的话。突然有其他游击队员介入,鲁宾得以逃脱。 「我的同志告诉我,是『革命精神』救了我,但我知道是神救了我,因为祂爱我,希望我有所改变。」 彻底改变 鲁宾的生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3岁时他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基督。信主后,他完全放弃了游击队,然后,逼迫开始了。「我从事情报工作,有很多关于他们的资料。因此,他们不能让我轻易离开。他们想杀我。」 鲁宾15岁时成为一名传道者,开始传扬平安与复和的福音。许多人参加了他的聚会,包括他的游击队同伴,但麻烦迎面而来。「准军事部队已经跟踪我很长时间。他们知道我过去是共产主义游击队,认为我在继续这场革命⋯⋯我知道我必须马上离开。」

Read More

穆斯林政治家说,马来语圣经对穆斯林没有威胁

11月 27, 2019 最近,一名穆斯林政治家诺莱拉(Norlela Ariffin)在槟城立法会上表示,不应将马来语圣经(Alkitab)视为对穆斯林信仰的威胁。她说:“我们不希望穆斯林害怕仅仅因为触摸圣经,他们就会立即成为叛教者,这是不正确的。” 当地报纸The Malay Mail于11月4日报导的了这一消息,引发脸书上很多讨论,有人称赞她。有人评论说:“诺莱拉,做得好,我相信你所做的对改善马来西亚的种族和谐非常重要。我们都支持你。” 然而,也有一些人对使用马来语本国语言圣经的原因提出质疑。东马的沙巴和砂拉越的本地信徒约占基督徒总人口的70%。他们通晓马来语,就像穆斯林一样称神为“阿拉”。由于两者的相似性,马来语圣经和“阿拉”在该国都成为有争议的问题。而事实上,沙巴和砂拉越的本土信徒已获赠予马来语圣经。 卢卡斯牧师说:“因为马来西亚被称为伊斯兰国家,分发圣经并不容易,许多社区很难有(马来语)圣经。”但在敞开的门的支持下,他能够向年轻人送赠本土语言圣经。 他说:“有些人第一次看到圣经时会亲吻它。他们告诉我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圣经。他们其实买不起圣经,所以当我们给他们圣经时,他们会非常感激,因为他们有机会认识耶稣是谁。这让他们非常高兴。” 祷告事项 为分发马来语圣经给东马基督徒的工作祷告。愿神用祂的话语,从内到外改变这些年轻人的生命,使他们在全国为祂作盐作光。 为卢卡斯牧师的事工祷告,让他接触迷失年轻一代的本土信徒。祷告神供应他所有的需要,包括他的经济以及搭配服侍的同工。 文章来源:敞开的门http://

Read More

美国电视布道家明言放弃成功神学 辛班尼:上帝祝福是非卖品

时代论坛 / 2019年9月13日 自八十年代起推动「成功神学」(prosperity gospel)的美国著名电视布道家辛班尼(Benny Hinn),在九月二日于其每周电视广播节目中,公开对观众宣布纠正及批判成功神学观,指出上帝的祝福与丰盛是非卖品,又批评有布道家及自己均曾呼吁会众捐献,以换取上帝祝福。而舆论则对辛班尼的悔改言论抱观望态度,因他有每次说改过后仍继续宣讲成功神学的前科。 辛班尼在九月二日的广播中表示:「你们所有人都要知道,我在纠正我的神学,上帝的祝福是非卖品,神迹是非卖品,丰盛是非卖品。」他说他相信为获得而施予的神学(give-to-get theology)是对上帝的冒犯。辛班尼指他相信丰盛本身,丰盛的信息是在圣经里,如果信徒施予(give),就会获得(receive),但他指「上帝想祝福祂的子民,远远大于你想获得那祝福,但你不能给它开价。」 辛班尼又特别斥责有电视布道家一些求取「种籽基金」(seed money)的做法,认为电视布道家往往告诉人们,如果捐献某个数额的金钱,上帝就会祝福他们。辛班尼指自己就曾做了无数次这样的事,承诺如果会众奉献一千美元,上帝会代之以物质的祝福赐予他们。辛班尼指他不会再这样做了。他甚至形容:「这样做令我反胃,并已有好一段时间作呕,不能说,但如今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为甚么?我不想上到天堂时捱骂。」 辛班尼亲侄对其言论持观望态度 一些密切留意辛班尼的基督徒对他的摒弃成功神学论抱有怀疑,纵使对其真诚悔改持开放态度,及认为「上帝可以改变他的心」,但仍期望见到他转变的迹象,才作定论。 美国神召会神学院(Assemblies of God

Read More